「明白了,所以放下」:《胭脂扣》有時我們所執著的,是想走進那個美好的想像

2022/04/19
「明白了,所以放下」:《胭脂扣》有時我們所執著的,是想走進那個美好的想像
《胭脂扣》在台上映三十五週年之際,以 4K 修復版再現梅豔芳、張國榮兩位傳奇巨星讓人難以忘懷的淒美經典。

《胭脂扣》在台上映三十五週年之際,以 4K 修復版再現梅豔芳、張國榮兩位傳奇巨星讓人難以忘懷的淒美經典。沒有特效,沒有過多的粉飾,雖然當時的拍攝手法略有破綻,但蘊藏其中的情感卻深深地直擊人心。

經典之所以經典,在於不同的時期去看,有了不同的感悟,或總能勾起某些情緒,就像觀影時,劇情走到了某幾幕,應是驚愕的時刻,場內卻傳來此起彼落的笑聲,也許其所想展現的本意不欲如此,也許是時代的差異所致,但也都無傷大雅。

想走向最接近愛情的模樣,卻是徒勞

走上樓梯的十二少(張國榮 飾)與樓裡的姑娘錯身而過,那調戲瞬間,張國榮一個眼波流轉輕易地帶出了風流少爺的形象;同一時間,梅豔芳飾演的如花扮成男裝在客人前吟唱〈客途秋恨〉。隨後十二少的徑自走入,打斷了演出,還好如花機靈地將十二少當成女子般調情,化解了尷尬,但也就是這樣一句「哪來那麼多愁?」結下了不解之緣,也像是為如花與十二少的這段情下了註解。

兩人之間看似是十二少的主動追求,實則是如花主導了這份情,反觀愛得義無反顧的如花,十二少卻顯得踟躕不前。面對十二少的家人反對,要他娶自家表妹,如花心慌之餘,與十二少有了這段對話:

如花先是問:「(衣服)舊了呢?」

十二少回:「丟了!」

如花又問:「人呢?」

在十二少說出:「一樣丟了!」那刻如花的不安盡顯。

但十二少卻再說:「你怕什麼?你有這麼多種樣子。我丟了一種,你還有第二種。」

對話中可看出十二少愛的是轉換不同面貌的如花,但不曾想如花的愛是如此的熾烈,烈到他無法承受,看到「真正」的如花是能以死來證愛情,他膽怯了,被餵食鴉片的那一刻,張國榮把人怕死的本能,透過眼神中的掙扎退卻,表達地恰如其分。

而如花呢?在得知十二少未同死時,內心五味雜陳,無法接受,直到最後她見到垂垂老矣又落魄的十二少,明白自己只是留在那段偏執的愛所帶來的美好回憶,如同劇中結尾的「十二少,多謝你還記得我。這只胭脂扣,我掛了五十三年,現在還給你,我不再等了。」

真的東西最不好看了

張國榮飾演的十二少,在風流的富家公子模樣下,其實就是個被寵壞的孩子,要夠特別才能引起他的興趣,而梅豔芳所飾演的如花,在風月中載浮多年,用她的欲拒還迎入了十二少的眼。男妝、濃妝、淡妝、沒有化妝,如此多變的如花模樣,讓十二少有了「哪一個是真正的她?」的疑惑,可不就是「看不懂」才會這般迷戀,不是嗎?

人總是喜歡包裝過的一切,關於愛情,每個人的想像是美好的,但就像如花回給十二少的答案「真的東西最不好看。」面對十二少的熱烈追求,如花還是被打動了,他們愛得熱切,十二少與拋下富家子弟身分,去學戲打雜,如花則是謝絕所有恩客。

他們的愛情看似堅不可摧,卻是虛張聲勢地強撐著,兩人心知肚明要面對的是無情現實,在各自掙扎後,這份情也開始動搖了。

有一幕是這樣的,十二少用他所剩不多的錢在路邊的攤子買了個胭脂扣,送給如花後,他緊緊從背後抱住她,將臉深深埋在她肩上啜泣,那一刻,如花明白了,再這樣下去,他們的愛情會被生活的困頓摧殘的一點都不剩,為了讓所有的美好就留在那時,如花最終選擇殉情。

文章來源:https://share99.com/movie-rouge

Related Products
iQueen愛女人購物網